德扑圈国家不管:日本IT企业竟把“搓麻将”加入
    • 作者:admin
    • 发表时间:2020-08-10 11:19
    • 来源:未知

    自动麻将机,是典型的隐形冠军。

    ■文,市井财经专栏作家叶克飞

    这些年,都说实业艰难,但有些行业却“闷声大发财”,把一个被人们忽略的产品做成爆款,比如自动麻将机。

    长三角云集了自动麻将机数百余家制造厂商,生产着全球半数以上的自动麻将机。它们的客户群一直在扩大,早些年只能卖给酒店和棋牌馆,如今却收获了最大的市场——私人家庭。

    “专家”们曾经认为,中国普通家庭对自动麻将机的需求很低,因为其价格与实际使用率不符,但他们显然低估了中国人对麻将的热衷。中国拥有数量最为庞大的麻将爱好者,相比手搓,麻将机显然方便得多。在家里摆一台自动麻将机,一有空就呼朋唤友打八圈,如今已是寻常事。其实这有点像汽车,二十几年前,也有许多人认为汽车不可能走入家庭,因为其价格与实际使用率不符,可后来就被打了脸。

    这是一个早已超百亿元的市场,也曾被人视为“机电行业绝对自由的市场”。

    自动麻将机来到中国

    麻将机由日本的公司发明并量产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贸易商从日本少量原装进口到中国。因为中国市场庞大,日本厂家嗅到了商机,在中国设厂,大批量生产,麻将机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并形成庞大产业链。麻将机由最初传入中国的30号小牌逐渐成功的改革成38、40、46甚至52号的大牌。

    麻将机行业兴起之时,单口机占据主流,最早的麻将机为单口机,即只有一个推牌口的麻将机,通过输送链条将牌送到各方。因为要四个口要依次上牌,又要输送装置,所以上牌速度慢,大约要2分钟左右完成上牌动作,且故障率高。目前单口机基本上已经被淘汰,只在一些二手机市场有存留。其后则是四口机,有四个推牌口,无输送链条,所以可以四个口同时上牌,上牌速度快,一般18秒至35秒可以完成上牌动作,是市场主流。比较新的则是八口机和超薄机,前者技术不算稳定,后者技术稳定,渐渐开始占据市场主流。

    麻将机花样百出

    目前中国有以雀友为龙头,国内第一台仿造成功的麻将机就出自雀友。以宣和、松乐、雀晨等为主要代表的数百家制造厂家,主要聚集在长三角洲一带,杭州萧山则是最重要的集散地。

    至于销售方向,长三角和珠三角这两大经济发达地区当然是最重要的市场,另一个重要市场则是最爱打麻将的四川。从城乡比例来看,三四线城市和农村是最大市场。此外,像雀友这种大品牌还有相当之大的出口额,产品远销美加和澳洲,主要客户是当地华人。

    ?

    去年有个新闻引发热议,话说中国麻将队在欧洲麻将锦标赛中惨遭滑铁卢,令视麻将为国粹的国人十分震惊。当时获得冠军的欧日联队,半数以上队员来自日本,个人赛冠军也是日本选手。

    后来大家才知道,原来我们中国人平时习惯玩麻将,日本人平时习惯的却是麻将比赛。日本国内有频繁而规范的赛事组织,选手们有丰富实战经验。

    麻将起源于中国,具体时间众说纷纭,最流行的版本是清朝同治年间,发明者是宁波人,他改良纸牌,并结合骨牌特点,创制了现代通用的136张麻将牌,风靡一时。由于当时宁波已然开埠,各国领事、商人来往频繁,麻将也随之传入各国。

    到了1909年,身在大连的日本作家夏目漱石在随笔中提及了中国人打麻将的情景,这是日文作品中最早出现的麻将相关记载。之后,旅居中国的日本人陆续将麻将带回日本。最初,由于麻将规则相对复杂,仅在上流社会盛行。后来,美国掀起麻将风潮,有大量相关教程出版,热衷学习西洋文化的日本人亦步亦趋。到了上世纪30年代,麻将在日本已然普及。二战后,因物资匮乏,麻将作为廉价娱乐活动迅速流行。尽管八十年代后,娱乐渐渐多元化,但日本作为第二麻将大国的地位无可撼动,许多日本年轻人甚至将学会麻将视为成人礼的一部分。

    在日本,麻将是一种社交工具,政客、企业家甚至黑道都用它来联络感情。日本遍布的雀庄,便是民间打麻将之所。

    日本IT企业在招聘时增加了打麻将环节

    日本的麻将竞技堪称独步天下。早年日本麻将与中国一样,各地玩法有异,二战后则开始确立通用规则,并在七十年代最终确立。随后便是日本麻将的赛事化,1970年,《周刊大众》杂志开始举办日本首个麻将名人赛。随后在1972年和1975年,《近代麻雀》以及《职业麻雀》两本专业杂志相继创刊。

    目前,日本有不少麻将组织,1981年成立的日本职业麻雀联盟最为知名,旗下最顶级四大头衔战包括职业联赛凤凰位战、十段战、王位战和麻雀大师,以下还有大奖赛、女流职业联赛樱花战、职业女王决定战、冠军联赛、新人王以及网络麻雀日本锦标赛等。这一联盟的会员人数最多,比赛也最多,授予职业选手“雀士”正式段位,当前男性雀士最高八段,女性雀士最高五段。

    关于麻将的动漫也数不胜数。早在1969年,日本就有第一部麻将漫画出现,随后在1975年出现了第一本专门的麻将漫画杂志。近年来的《天才麻将少女》,在动画化之后更加吸引了诸多非麻将爱好者。

    在游戏方面,1975年首次在PC上出现了第一款麻将游戏,1980年开始,街机上的麻将游戏成为在日本本土大受欢迎的类型之一。而在1983年任天堂红白机FC诞生后仅一个月,所发售的第五款游戏就是《麻雀》,最终销量达到惊人的213万份。此后三十多年间,在历代主机上诞生了数百款麻将游戏。在其他平台上,麻将游戏也数不胜数。

    最著名的麻将游戏当属“脱衣麻雀”,它于1983年便已出现,此后在街机厅普及。家用机领域也移植了不少脱衣麻雀游戏,毫无疑问,它们都是十八禁。

    街机里的麻将游戏,是不是很熟悉?

    最重要的是,相比许多中国人虽然热衷麻将但又认为麻将不上档次,甚至将麻将等同于赌博的心态相比,日本人可是既爱打麻将,又将之视为正面的益智工具。甚至许多家长鼓励孩子打麻将以开发智力,还有一些企业甚至通过麻将选拔应届毕业生,理由是可以通过麻将观察应试者的交流能力、判断能力和性格。

    在这种情况下,自动麻将机诞生于日本实在是不奇怪。著名的大洋化学在麻将机领域具有垄断地位,技术一路领先。除了麻将机的基本形态之外,还最早发明了边框计分系统,打麻将的人可以实时查看分数。2014年,大洋化学更是推出AMOSREXX机型,主打WiFi功能,打麻将的人可以上传得分到电脑进行成绩统计。

    AMOSREXX,可博雅德州如何赠送游戏币以说是麻将机界的iPhone了

    现在,牌手可以建立自己的ID卡,打牌时将自己的卡插入麻将机,成绩就会自动记录到卡中。无论牌手到哪个麻将馆打牌,自己的成绩都可以记录在卡中。不同城市间的甚至日本全国的麻将馆可以同时举办大型麻将比赛,选手的比赛成绩可以通过网络实时同步。

    中国麻将机市场处于战国时代

    自动麻将机从日本传入中国后,很快就实现了国产化,并涌现出大批厂家。原因很简单,一是进口货太贵,二是日本的自动麻将机匹配的是日本麻将,牌身较小,中国人还是得用自己生产的麻将机。

    制造出第一台国产自动麻将机的厂家雀友,至今仍然是行业老大。它创立于1995年,最初的技术学自日本,起家故事就像很多中国企业一样,创始人魏国华买了两台日本自动麻将机回来拆解摸索,然后仿制。二十多年来,雀友也有不少研发方面的创新。1995年,雀友自主研发的中国第一台全自动麻将机下线,当时国内市场上尚未有同类型竞品,松冈机电的波克奖金德州下载雀友自动麻将机势如破竹,每台平均售价在万元以上,仅1995年一年就卖出了几百台。

    雀友创始人魏国华

    2003年,雀友成功研发国内首款四口麻将机,进入快速洗牌时代。2008年,雀友研发出“超轻薄”全球最小四口机,开启麻将机家庭便携时代。

    起初,麻将机市场逐利者众,每台麻将机轻轻松松就有一万多元的利润,因此出现了一千多个厂家。大家抱着捞一票就走的心态,不愿在研发方面投入力量。也正是因为这些作坊式工厂的涌入,价格战成为主流,破坏了行业生态,一台麻将机一度只有一百多元的利润。雀友等几大品牌选择坚持中高端市场,不参与价格战,像雀友的产品基本都是其他同类产品的两倍,毛利率也高出行业平均水平,终于挺到了行业大浪淘沙,逐步进入有序期。

    麻将机市场的最大敌人是偏见

    由于在许多中国人的认知里,麻将等同于赌博当然,也确实有不少人用它来赌博,因此导致麻将机市场一直处于争议之中,甚至有些人将之划为“生产赌博工具的工厂”。

    想得到认同,就得树立企业良好形象。雀友的办法是上市。

    如果想在国内上市,雀友或许真的会遭遇偏见的阻挠,所以雀友选择的是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。2009年上市后,雀友在行业里的地位更加无可撼动。

    当然,有得必有失。澳洲股市并不活跃,没有中国股市的圈钱效应。澳洲人对麻将不熟悉,价值投资也无从提起。因此,上市并未给雀友带来融资作用。雀友高层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上市也许是个错误,企业也曾考虑退市,但终究不能用一个错误掩盖另一个错误,于是打消了退市念头。

    花大价钱请明星代言也是许多厂家喜欢的办法,据说曾志伟代言某品牌,价格达到两百万元以上。有意思的是,虽然一些厂家曾经找过国内名人,如葛优等,被对方拒绝,但更多厂家还是喜欢香港明星。

    这当然跟从业者的背景有关。有人曾经统计,在麻将机行业里,无论是厂家老板还是经销商,都以出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男性为主。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,录像厅里的港片是绕不过去的记忆。在港片尤其是赌片中常可见到的麻将,几乎是他们进入这行业的动力之一。有趣的是,他们最喜欢的并非周润发、刘德华这样的巨星,而是“大傻”成奎安。

    2009年,也就是雀友上市那年,成奎安因病去世。据说,在麻将行业集中的杭州,当地媒体还曾接到自动麻将机生产厂商的电话,表示很怀念这位港片里扮演过无数江湖老大的演员。

    不过,这种江湖义气式的行业气质,却也让一些大厂家不满。在他们看来,过多的江湖气息,过多的“赌片”联想,反而坐实了人们的“麻将=赌博”看法。

    成奎安代言麻将机的照片

    此外,麻将机的推广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。厂家和经销商花大价钱所做的户外广告,常常会因“影响市容”、“宣传赌博”等原因被撤下。所以,如雀友等大企业,近年来都提出“去娱乐化”,提出娱乐家电概念。除了让产品进入家庭之外,更尝试将麻将机与餐桌、茶几等家具相结合,甚至进入家具卖场。

    作为一个至今仍然不会打麻将的人,我也必须承认麻将作为一种益智娱乐,自有其魅力。像日本那样将之用于竞技层面,也能体现国民性。一些人将之用于赌博,无疑导致了麻将的污名化,也限制了麻将机的市场。不过整体而言,麻将机从棋牌馆、酒店步入普通家庭,仍是未来趋势,也是其潜力所在。

    不过,相比发明了自动麻将机的日本人,更逆天的也许是德国人,他们借鉴了自动麻将机的原理,研发了新型的铺路机。

    根据麻将机原理生产的铺路机

    --全文完--